三星“太子”最终当庭被捕,芯片追赶台积电还有希望吗?

2021-01-19 15:50:20 来源:东方财经网

  韩国的“三星帝国”外有强劲对手,迅速崛起蚕食份额、内有掌门人李在镕锒铛入狱。距离3nm芯片的量产,看来又远了一步。

  三星“太子”李在镕终究难逃牢狱之灾。

  1月18日下午,三星电子副会长、三星集团现实际掌门人李在镕涉及的“亲信干政”案二审重审宣判结果,李在镕被判处2年半零6个月有期徒刑,并被当庭被捕。

  2014年三星第二任实控人李健熙重病入院,他的儿子李在镕获得三星财团控制权。6年多时间里,李在镕一度带领三星走向巅峰,自身却也一直深陷要案,最终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场。

  三星不仅是横跨电子、生命科学、地产物业、机械、化学等多领域的大财阀,也是半导体制造顶级厂商之一,不过近年来在高精尖制程的工艺上逐渐落后于台积电。

  高精尖追赶计划的掌舵人李在镕入狱,三星电子追赶台积电还有希望吗?韩国电子会否就此走向下坡路?

  “落难太子”李在镕

  三星和SK、LG、现代集团被并称为韩国四大财阀,有人说,韩国人一生都离不开两件事情:税收和三星。

  据测算,每年三星帝国为韩国GDP的贡献高达20%以上,前三星掌门人、以强势著称的李健熙甚至曾经被称为“韩国经济总统”。

  但这位铁腕掌门人于2014年突发重病,一倒就是6年,于2020年10月去世。在这六年里,他的儿子李在镕顺利获得集团控制权。相较于父亲的强势,李在镕的管理风格更为温和,据说他平易近人、相对和蔼,推崇西方的公司治理模式。

  但李在镕的羁绊也始于这次控制权之争。

  李在镕掌舵三星没多久,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门”东窗事发,韩国检方在2017年正式指控,李在镕涉嫌向朴槿惠和其“闺蜜”崔顺实行贿高达298亿韩元(约和人民币1.75亿元),以助李在镕继承经营权。

  2017年8月,李在镕被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五年,远低于当时检方请求的量刑12年。这个结果让李在镕和检方都不符判决,双双提起上诉。

  2018年初,二审判决出炉,出乎公众意料的是,李在镕获得减刑,不仅5年有期徒刑被减刑为2年半,还获得缓刑4年,多项重要指控(如非法赞助崔顺实的体育中心、转移资产出境等)都被否定。

  李在镕“脱险”后,正式回归了三星的决策位,但他缓刑安稳日子并没有太久。

  在检方的继续问罪下,2019年8月,韩国最高法院宣布,撤销此前二审法院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等人的判决,将案件发回首尔高等法院重新审理。这意味着李在镕再一次陷入了入狱风险。

  此次判决还将李在镕行贿的认定金额大幅提升,从此前二审时的3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000万元),一下增加到8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等待终审结果的日子里,2020年5月,李在镕公开向民众道歉,并表示他将不会让子女来继承三星集团的经营权,这一举动被不少人看作终结韩国财阀“世袭制”的重要一步。

  2021年1月18日,二审重审宣判结果,李在镕被判处2年半零6个月有期徒刑,当庭被捕。

  三星和台积电的高精尖芯片制程之争

  虽然三星高管都承认,企业在前几年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是三星电子的经营情况却一度来到巅峰时刻,在2017年全年营收达到惊人的224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国的GDP,营业利润同比增加83.3%。

  不过2018年和2019年,三星电子的营收陷入萎靡,甚至一度净利润大跌。台积电等先进制程半导体代工厂家的崛起,是导致其营收下降的重要原因,那个曾经从终端设计到芯片供应笑傲全产业链的巨头,步履开始放慢。

  但三星电子已经踏上了想要反超的加速之路,而其中李在镕起着关键作用。

  2020年10月,韩媒报道,李在镕亲自于10月14日飞往全球领先的光刻机制造商ASML(阿斯麦)荷兰总部,并与该公司高管进行会晤,并受到了相当高规格的接待。12月,更有消息曝出,三星电子有望优先于台积电,获得ASML 高数值孔径(High-Na)光刻机。

  彭博也在2020年11月报道,三星电子已经“砸重金”向下一代芯片业务投入1160亿美元,这一计划由李在镕本人掌舵,目的就是以最快的时间,追赶上当前的领跑者台积电。

  目前台积电希望可以在2022年实现3纳米芯片的商业化量产,而三星电子内部制定了同一时间点完成这个目标。从而可以推断,三星计划在2022年全面追赶上台积电,回到芯片半导体加工的第一梯队中来。

  尽管李在镕政商勾结丑闻缠身,但他依然是一度带领三星迎来高光时刻的掌舵人。

  可如今的三星外有强劲对手的迅速崛起蚕食份额、内有掌门人锒铛入狱。在电子领域重回巅峰的宏伟目标,会否随着李在镕的锒铛入狱而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