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比尔·盖茨:各国应根据自身国情 彼此借鉴抗疫经验

2021-01-28 18:13:46 来源:东方财经网

  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深刻影响着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作为致力于将推动全球健康作为宗旨的盖茨基金会,在2020年将抗击新冠疫情作为了工作的核心。

  在公开发表2021年主题为“全球健康与你我休戚与共”的年信期间,比尔·盖茨盖茨接受了包括腾讯新闻在内的媒体专访,他表示,中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但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具备中国这样的资源和能力,应该根据自身国情落实到具体工作中。

  他表示,遏制疫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全球合作将病毒从世界各地清除掉。中国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但即便如此,也还是要面临一些输入型病例。

  “中国非常迅速地展开了大规模检测,发现疫情、采取行动,把病例控制到最低。“盖茨说。

  在新冠疫苗的研发和生产方面,盖茨表示,2000年,盖茨基金会与英国、美国政府共同资助成立了疫苗联盟合作组织Gavi。他表示,可以利用Gavi的专项资金(Gavi COVAX AMC)来购买新冠肺炎疫苗,并提供给全球77个最贫困的国家。

  “只要是通过世卫组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标准的疫苗,Gavi都会采购,而且越多越好,因为我们的进程已经拖延了而我们需要更多疫苗。“盖茨说。

  在疫苗的大规模生产方面,盖茨表示,其中一部分将在亚洲的工厂批量生产,包括印度。按单位计算,实际上世界上超过一半的疫苗是在印度生产的,那里的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等厂商是低成本疫苗的主要供应商。

  “我们正在利用这些工厂,通过签订二级供应协议为一些西方国家的疫苗厂商生产疫苗。特别是如果阿斯利康、强生和诺瓦瓦克斯的疫苗能尽快获得所有监管批准,这些疫苗很可能成为发展中国家交付的疫苗中的主力军。 ”盖茨说。

  他认为,在此基础上,还需要让更多工厂为生产疫苗做好准备。

  “mRNA可以成为疫苗平台,因为它会是一个灵活的平台。如果我们建立mRNA疫苗工厂,这些工厂可以应对下一次大流行病。”盖茨说,“但如果我们使用另一种方式或方法,不管是什么病毒出现,无论是自然产生的疫情或是生物恐怖袭击产生的疫情,可能就无法适用,我们可能无法阻挡这种病毒。”

  以下为腾讯新闻专访盖茨文字实录:

  腾讯新闻:你刚才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疫情造成的不平等。这场大流行病凸显了一个日益分裂的世界,并对社会、性别、收入等方面的不平等造成了更多的挑战。我们能做什么来弥合这样一个分裂的世界呢?

  比尔·盖茨: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在哪些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正如我非常欣赏的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的《事实》(Factfulness)一书中指出,地球上各地的生活已经得到改善。如果从全球层面看,发展中国家的改善速度要比富裕国家要快,所以实际上缩短了一些差距。

  如果我们看一下疫苗,2000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因为Gavi诞生了。Gavi最大的三个资助方是英国政府、美国政府和盖茨基金会。

  因为我们意识到,发展中国家急需像腹泻和肺炎这样的疫苗,在这些国家提供这些疫苗可以挽救10倍的生命。然而,当时没有人知道如何将这些疫苗送到那些孩子们手中,即便这些疫苗已经上市并且供应给了中等收入国家和富裕国家。

  Gavi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挽救了数千万生命。他们将捐赠方的资金,用于整合和扩大一些关键疫苗的需求,并以此降低疫苗的成本。这是儿童死亡率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利用Gavi的专项资金(Gavi COVAX AMC)来购买新冠肺炎疫苗,将其提供给全球77个最贫困的国家。只要是通过世卫组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标准的疫苗,Gavi都会采购,而且越多越好,因为我们的进程已经拖延了而我们需要更多疫苗。

  这些疫苗的其中一部分将在亚洲的工厂批量生产,包括印度。按单位计算,实际上世界上超过一半的疫苗是在印度生产的,那里的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等厂商是低成本疫苗的主要供应商。

  我们正在利用这些工厂,通过签订二级供应协议为一些西方国家的疫苗厂商生产疫苗。特别是如果阿斯利康、强生和诺瓦瓦克斯的疫苗能尽快获得所有监管批准,这些疫苗很可能成为发展中国家交付的疫苗中的主力军。

  我们需要退一步考虑问题,让更多工厂为生产疫苗做好准备。mRNA可以成为我们的疫苗平台,因为它会是一个灵活的平台。如果我们建立mRNA疫苗工厂,这些工厂可以应对下一次大流行病。但如果我们使用另一种方式或方法,不管是什么病毒出现,无论是自然产生的疫情或是生物恐怖袭击产生的疫情,可能就无法适用,我们可能无法阻挡这种病毒。

  腾讯新闻:你如何评价中国的抗疫成果?其他国家是否应该借鉴中国经验?

  比尔·盖茨:遏制疫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全球合作将病毒从世界各地清除掉。中国做得很好;但即便如此,也还是要面临一些输入型病例。中国非常迅速地展开了大规模检测,发现疫情、采取行动,把病例控制到最低。

  但不是所有政府都可以像中国这样做,那并不现实。中国的执行速度非常快。当疫情发生在湖北,14亿人口的国家能够动用大量资源(进行驰援),比如调派卫生工作者和建筑工人。但假设一个湖北省大小的国家需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来控制疫情,它是不会有这样的资源和能力的。所以,这种协调速度和社会配合的程度对于控制疫情确实起到了作用,使得中国其他地方的疫情规模没有发展到武汉市、湖北省当时的水平。

  确实,我们可以从这次的经历中吸取教训。那么其他国家,比如:韩国采取了非常有效的接触者追踪模式,是个很好的经验。再比如:澳大利亚迅速地展开了检测,也是不错的经验。我们需要收集最佳实践案例,然后根据各个国家的情况进行调整。在几周之内建好医院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但这在非洲国家并不现实。

  我认为在未来五到十年内,mRNA疫苗工厂会遍布全球各地。届时,疫苗的产能将会大到我们都无需担心现在的这些争议了,比如一些国家政府觉得自己买不上疫苗、对疫苗进行竞价、或是禁止出口。这些行为并不会增加疫苗整体的供应量。所以,我们基金会的作用主要就是增加疫苗供应量,尤其是为那些无法支付最高价的Gavi国家,这些国家里有些面临着非常严峻的疫情挑战却无法以己之力购买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