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董事长组织财务造假,广州浪奇存货失踪案真相大白

2021-12-30 17:09:21 来源:东方财经网

广州浪奇一年多前曝出巨额存货失踪案,昨日最终尘埃落定。

公司公告披露,存货暴雷牵扯出了3年前虚增收入和利润的黑洞。在前任董事长亲自组织和策划之下,两个财年虚增收入合计近130亿元、虚增利润合计4.11亿元,公司及高管也因此吃下合计1400万元的天价罚单。


前董事长组织财务造假

一年前,广州浪奇近9亿元存货离奇失踪,日前这一谜案终于水落石出,这是一起自导自演、近乎疯狂的财务造假闹剧。

29日,公司公告,经证监部门查实,在2018年、2019年,公司通过虚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循环交易乙二醇仓单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和利润。

其中,2018年、2019年,分别虚增营业收入62.34亿元、66.51亿元,虚增利润分别为2.10亿元和2.01亿元,是当期利润总额的518.07%和256.57%。

除了在收入上做手脚,在存货上亦煞费苦心。2018年至2019年,公司将部分虚增的预付账款调整为虚增的存货,金额9.56亿元、10.82亿元,均为当期披露存货金额的75.84%和78.58%。

令外界震惊的是,公司内部管理近乎实控,公司大量资金以对外采购的名义,频繁提供给时任董事长傅勇国持股34%的广西钿融及其旗下企业使用,2018年-2019年分别发生11.78亿元、24.49亿元。

如此触目惊心,靠的是公司高层团队的通力“合作”。广东证监局查实,傅勇国亲自组织、策划上述财务造假,在其担任公司控股股东广州轻工工贸集团副总期间,继续组织广州浪奇通过虚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等实施财务造假。事发后,公司被罚款450万元,傅被罚款300万元。

他的团队成员也深陷其中,公司原总经理陈建斌、原董秘王志刚、原副总陈文、原财务总监王英杰、原商务拓展部总监邓煜、子公司广东奇化财务总监黄健彬等被罚款合计655万元。

9亿存货原是“骗局”

广州浪奇财务造假最终尘埃落定,很重要的一个线索来自于去年巨额存货突然消失。

2020年9月,江苏瑞丽仓、辉丰仓均拒绝配合广州浪奇进行货物盘点和抽样检测,并公开回应并未保管且存有公司货物。

当时,负责瑞丽仓的江苏鸿燊负责人表示,与广州浪奇的“合作”,仅仅是看一下仓库数据,签个字、盖个章。

作为辉丰仓的管理方,ST辉丰直接否认子公司江苏辉丰与广州浪奇签署过仓储协议,未将货物存储在辉丰仓,从未向广州浪奇出具过货物盘点表,也未加盖江苏辉丰公章。

公司的巨额存货失踪成了与獐子岛扇贝跑了差不多的戏码。就是这近6亿元存货,进一步揭开了公司财务造假的冰山一角。

在深交所不断询问下,公司三次申请延期回复,直到去年10月30日,公司才公告回复,存货金额已升至8.66亿元,还有四川和广东各两座仓库存货失踪。去年12月底,公司再次改口,披露存货数额扩大至8.98亿元。

这些消失的存货并非浪奇的洗衣粉产品,而是化工原料。公司自2011年已开始从事化工贸易业务,试图打造国内最大网上化工原料现货交易平台。高峰时,来自化工品贸易收入占总收入的84.84%(2020上半年数据)。

经营持续恶化

公司主力产品浪奇牌洗衣粉,曾在上世纪90年代叱咤全国日化市场,随着市场竞争加剧,新兴品牌崛起,浪奇洗衣粉越来越不好卖。公司的洗衣粉业务逐渐萎缩,目前仅靠子公司广州浪奇负责生产和销售。

8年前,公司业务调整,从卖洗衣粉转向大宗贸易和日化产业的供应链业务。转型之后,经营状况没有大改观。

大宗贸易的高营收、低毛利的行业特征,决定了利润微薄。2020年,公司的大宗贸易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1.31亿元,毛利率仅3.84%。

在这种情形之下,巨额存货失踪、人事振荡以及高管涉刑等一连串事件,立即让公司陷入经营困难和债务危机之中。

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已从2019年的124亿元降至33.84亿元,归母净利润从6136万元降至-44.83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20.48亿元,归母净利润-1.14亿元。

2020年末,公司未经审计净资产为-25.85亿元,根据退市新规,今年5月公司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

虽然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的意外之财却源源不断。

12月25日公告披露,管理人账户收到广州土发中心支付给广州浪奇收储补偿款2.08亿元。

上述收储补偿款,是2019年12月公司广州总部天河区车陂地块被收储,当时评估补偿金额21.56亿元,另若在12个月内交付土地,还有4.31亿元奖励。

从2019年12月开始,公司陆续收到首期至部分第四期土地补偿款及奖励金合计19.34亿元。

这并没能解决自身债务危机。截至今年9月,公司账面货币资金6.57亿元,短期债务高达36.16亿元。

5天前,公司披露重整计划已执行完毕,但走出财务造假的阴影还需要时间。